当前位置: 对话粤籍院士|抗肿瘤抗生素研究奠基人甄永苏:推进医药研究是科

      对话粤籍院士|抗肿瘤抗生素研究奠基人甄永苏:推进医药研究是科

        2019-11-06 18:03:55 热度:308

        甄苏勇院士讲述了在大学学习医学的故事。

        甄子丹院士苏勇介绍> >

        甄苏勇,祖籍广东开平,1931年生于台山县公益港。他是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技术研究所-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的研究员和教授。195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医学院,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大学生。1997年,他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19年8月,中国医学科学院成立了以苏勇为成员的学术咨询委员会和分会。

        珍苏勇是中国抗肿瘤抗生素研究的创始人之一,主持了包括平阳霉素在内的多种抗肿瘤抗生素的研发。抗肿瘤单克隆抗体导向药物的研究在我国首次开展。提出了以核苷转运抑制剂为靶点提高抗癌药物疗效的新策略。

        平阳霉素是从浙江平阳县土壤放线菌中分离出的抗肿瘤抗生素,是一种新型博莱霉素药物。自1978年投产以来,已成为我国临床上常用的抗癌药物,惠及无数患者。平阳霉素发展的背后是甄院士的不懈努力、与研究团队的密切合作和创新方法。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个大学生,甄苏勇的科研道路非常具有代表性:在困难时期,他以对科学的热爱和社会责任,千方百计突破技术难关;有机会出国,充分学习国外先进经验,开展研究,为祖国服务。

        新中国第一批大学生

        说到童年,甄苏勇仍然记忆深刻。

        甄苏勇告诉记者,他出生的公益性港口(镇)是由华侨建造的。该镇的模式与纽约曼哈顿相似,市中心有整洁的街道和商业街。当地铁路、公路和水路交通十分发达。“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马戏团坐火车来到泰山表演。第一次看到大象和狮子,我非常兴奋。”说到童年的故事,甄苏勇兴高采烈。

        当时,一个海外华人从美国回来,给珍苏勇的家人送去了旧金山的鸟瞰图。“父亲也感觉不错,把它贴在墙上,我每天都看,看的情况和我家乡完全不同,港口很大,有很多船只,尤其是金门大桥,当时刚刚建成,在世界上也很有名。因此,我从小就非常希望了解外面的世界。”

        甄苏勇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牙医。他非常重视孩子的教育。他的六个孩子接受了高中以上的教育,这在当时是罕见的。

        后来,日本侵华放火烧了镇苏勇的家乡。镇苏勇回忆说,由于铁路的原因,这个公益港口被日本人炸毁了。"当时,日本飞机随时轰炸,而且飞得很低!"他记得他家的墙壁被吹得乱七八糟,不得不暂时用竹框支撑。全家人在乡下避难。

        然而,随着当前政局的动荡,镇苏勇小学在六年内改为五所学校。初中时,他先后在两所学校学习,然后逃去过日常生活。直到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镇苏勇一家才回家,继续在开平雅风中学初中学习。1946年,甄苏勇考入台山公益港省级粤华中学就读高中。1949年高中毕业后,他被中山大学医学院录取。那年只有32人被中山大学医学院入学考试录取。11月,广州获得解放。年底,推迟入学的甄苏勇进入校园,成为新中国的第一名大学生。

        谈到选择学医的原因,甄苏勇的理由很实际:“在当时的社会动荡中,当医生是一个稳定的职业。”然而,进入大学的甄苏勇很快就有了一个新目标:“为新中国的建设做出贡献”。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大学里,甄苏勇还遇到了他的终身伴侣陈妙兰。1954年毕业后,他们都被分配到北京的中央卫生研究院(现为中国医学科学院的前身)工作,并于1955年结婚。甄苏勇说,他们“同岁,同胞,同学,同事,同事”。陈妙兰,肿瘤病理学家,曾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副院长、卫生部癌症防治研究领导小组副组长。这两个人“志趣相投”,对肿瘤防治的研究做出了各自的贡献。

        这位27岁的年轻人肩负着“抗肿瘤抗生素研究”的重任

        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是医学研究的划时代突破,尤其是抗生素家族的研究进展。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青霉素在临床上证明了其前所未有的神奇效果。此后,链霉素、氯霉素、金霉素、土霉素、四环素、红霉素等抗生素相继问世。

        1949年,新中国成立。抗生素药物的研究和生产被列为国家重点发展项目。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青霉素生产的现代化处于领先地位。由于抗生素的应用,出现了伤寒、肺结核等“不治之症”。,有更好的治疗药物。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抗生素是国家重点研发领域。抗生素也包括在1956年提出的“12年计划”中。今年,中央卫生研究院正式更名为中国医学科学院,并成立了抗生素部。甄苏勇回忆道:“1956年,沈其珍总统抓住抗生素研究领域的新增长点,让我们开展抗肿瘤抗生素的研究。在王恒文教授的指导下,我开始查阅文献,研究和掌握方法,并与当时新成立的抗生素部合作开始了初步研究。”

        1958年10月,抗生素系扩大,成立了抗生素研究所。甄苏勇等年轻的科研骨干被调到研究所。几十年后,甄苏勇仍然记得当时沈其珍总统和他谈过话,诚恳地说,“为了发展我国的抗生素产业,不久将成立一个抗生素研究所。医院领导决定把你调到研究所,加强抗肿瘤抗生素的研究。我希望你能很好地承担这项任务。”当时,甄苏勇只有27岁,只工作了4年。沈其珍的信任和关心深深打动了他。

        新成立的抗生素研究所提出了寻找新抗生素的三大任务:抗菌、抗肿瘤和抗病毒。1958年11月,抗生素研究所成立了各种研究小组,以甄苏勇为肿瘤研究小组组长。肿瘤学研究小组后来改为一个研究室,由甄苏勇担任主任。这已经是半个多世纪了。

        “科学研究不能仅靠能源来完成”

        表面上,药物筛选是一项常规工作,但实际上,寻找抗肿瘤抗生素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可以说是“大海捞针”。

        微生物广泛存在于自然界。据报道,1克土壤中可能有1亿细菌、1000万放线菌和100万真菌。微生物种类繁多,其代谢物更加复杂多样。在过去的40年里,文献中报道了成千上万种来自微生物的抗生素。如何在有限的研究基础和条件下从大量资源中挖掘有效成分也是研究者面临的难题。

        年轻的甄苏勇充满热情,希望很快找到新的有效抗肿瘤抗生素。他经常阅读专业期刊,密切关注国外研究动向,尽可能全面地掌握国际同行的研究进展,开拓思路,增强信心。

        甄苏勇回忆道:当时我充满了希望和幻想。我希望很快找到一种新的有效的抗肿瘤抗生素。在1958年“大跃进”的影响下,有热情和动力,但也出现了盲目性,提出了不切实际的指标和口号:外国人可以从10,000份样本中筛选出一种抗肿瘤抗生素,我们必须努力筛选100,000份样本。

        显然,没有一个好的测试方法,依靠“大海捞针”是不现实的。在这段时间里,甄苏勇和研究小组日夜筛选样本,但没有发现有希望的抗肿瘤抗生素。"挫折让我意识到单靠热情和精力是无法做好科学研究的。"

        1962年,苏勇决定暂停中国医学科学院基础医学研究所的肿瘤病理学筛查工作。1963年,他去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研究所进行抗肿瘤药物的药理学研究。直到1965年,珍苏勇才回到抗生素研究所,并决定使用一种新的方法来筛选抗生素。甄苏勇先后建立了“抗组织谱法”和“精原细胞法”,并与研究团队的同事开展了新的筛选工作。

        抗肿瘤抗生素如广敏、正光敏、平阳霉素、博安霉素、力达霉素和云南霉素的发现、研究和开发是以新的方法进行的。

        国外交流抓住一切机会开展研究

        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甄苏勇和他的同事们也尽可能坚持他们的科研工作。对于这种选择,他总结道,一是对科学探索知识的渴望,这是他精神世界的内在力量;第二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责任感。作为一名科技人员,积极开展科学研究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外,苏勇坚信科学研究工作不能闭门进行。他必须学习各国学者的先进经验。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也没有停止学习外语,而是坚持平时查阅外语文献。“那时,我们图书馆有大量在国外出版的生物医学杂志,我们一有时间就会阅读。”甄苏勇说道。

        就这样,苏勇从未放松对国际抗肿瘤药物研究新趋势的关注。1978年,随着改革开放,甄苏勇通过了第一批留学生的国家考试,并得到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黄家寺院长的推荐。1979年10月,甄苏勇作为访问学者前往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药理学与实验治疗系从事免疫药理学研究。1981年,甄苏勇转到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担任客座教授,从事肿瘤的生化和药理学研究。

        在国外期间,甄苏勇始终怀有为祖国服务的第一要务,始终思考如何促进国内研究的发展,利用当时的国外研究环境和条件,抓住一切机会开展研究。他说在国外的两年半时间里,他大部分周末都在图书馆度过,只有一次在电影院。

        在两所大学的研究和交流过程中,甄苏勇确立了靶向药物的单克隆抗体和核苷转运抑制剂两个课题,这也成为他今后回国研究的方向。

        回国后,他带头研究单克隆抗体靶向药物,并参与国家科技研究项目、863计划和973计划等重大项目。甄苏勇提出了开发小规模高效偶联物的方向,并尝试将单克隆抗体与力达霉素等连接起来构建高活性抗体药物偶联物。

        此外,甄苏勇回国后还利用“核苷转运”作为筛选目标,寻找新的抗肿瘤生化调节药物。在建立检测方法并筛选植物产品和微生物来源的样品后,他发现许多天然来源对核苷转运具有抑制活性,能增强药物的抗肿瘤作用,并能逆转肿瘤细胞的多药耐药性。

        对话:癌症的根治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南方日报:当你在中山大学医学院学习时,给你留下了什么印象?

        甄苏勇:进入医学院后,我觉得有很多东西要学。我对基础课程和临床课程有浓厚的兴趣,并努力取得优异的成绩。入学初期遇到了一些困难。当时,大学教师被要求用普通话授课,但有些人不太擅长讲普通话,有些人听不懂他们的口音。那时既没有分发讲义也没有分发参考书。课后,根据谁和老师来自同一个村庄,如果你理解,你可以借笔记本并抄下来。完成当天的课堂笔记通常需要很晚。当时,条件相对困难,但也鼓励我们珍惜学习机会,学得更好。

        南方日报:作为抗肿瘤药物研究专家,你认为人类能赢得癌症“战争”吗?

        甄苏勇:治疗癌症是一个医学难题。我们必须承认这个事实。考古研究发现,癌症存在于数千年前,而当时还不为人知。因此,这种疾病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

        然而,如果你从一个历史时期来看,比如过去70年,抗肿瘤研究确实取得了很大进展。在肿瘤药物治疗方面,已经有一些临床上可用的化疗药物。特别是近20年来,出现了一系列新药,包括抗体靶向药物和小分子靶向药物。对于某些恶性肿瘤,如果使用得当,可以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缓解,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然而,总的来说,要治愈癌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科学研究的新进展和突破取决于许多代人的努力。

        [记者]王世坤

        [规划]赵晓娜

        [视频采集/编辑]王世坤

        [作家]王世坤

        [消息来源]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

        责任编辑:匿名
      随机新闻
        1. “活得太累了”,轻生女孩拨出最后的电话,却遇到不怕累的女孩
        1. ifer 来信|我经历的最美好的事、最棒的体验都跟“她”有关
        1. 震后再探大岸冲,风景依旧很美丽...
        1. 鸿合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届监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
        1. 南宋最有作为的皇帝是谁?看看实际成效,其实并不是宋孝宗
        1. 我国油气勘探领域获多项进展
      最热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kokamon.com 英邱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